石狮参加省第八届灯谜艺术节夺团体电控竞猜亚军

 


104日-7日,石狮市派出由领队纪培明、队员林清富、薛道达、蔡民强等4人组成的灯谜代表队参加在晋江市池店镇举办的福建省第八届灯谜艺术节,一举夺得团体电控竞猜亚军。纪培明、薛道达获自荐佳谜奖。蔡民强、薛道达获个人笔猜十佳射手和即席命题创作奖。石狮市灯谜协会会长苏荣灿、蚶江侨乡谜社社长纪清华作为嘉宾应邀参加了谜会。

 

1:获奖自荐谜作

当效陶朱公,勿作走狗烹(教育称谓)师范生

石狮 纪培明

英国哲人培根说过:“读史使人明智”。本谜通过范蠡、文种的故事,阐述了一个屡见不鲜的历史性哲理:功高盖主者必危其身。

范蠡和文种同为越国大臣,他们在越国战败最困难的时候,拟定兴越灭吴九术,最终帮助越国战胜了强大的吴国,成就了越王勾践的霸业。但两人的人生结局却迥然不同:范蠡急流勇退,迁居于陶,成为富甲天下的富翁,自称“陶朱公”,安享晚年;文种优柔寡断,迁延留恋,终为越王所杀。范蠡和文种的不同人生结局,证明了在封建社会里功高盖主者必危其身的普遍道理。如秦末的韩信,虽用兵如神,功盖天下,封为齐王,最终却只落得一个诛灭三族的悲惨下场。韩信在被捕时曾引用范蠡给文种的话感叹: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最后发出了“敌国破,谋臣亡”的悲怆感慨。

纵观本谜,有以下几个特点:1、运典自如,扣合妥贴。谜底的“师”解为“学习”、“仿效”,“范”解为“范蠡”即“陶朱公”,“生”解为“生存”。谜底可解释为“应该仿效陶朱公范蠡求得生存,(而不要学文种最后落得个被诛灭的下场)”,运用历史典实真切自然,扣合谜面无懈可击。2、前后对比,立意精警。本谜通过范蠡、文种不同人生结局的强烈比照,阐述了功高盖主者必危其身的深刻哲理,抒发了浓郁的历史沧桑感,使人猛然警醒。后句“勿作走狗烹”也就是“死”,非常有力得反击出前句“当效陶朱公”的言外之意,乃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字。3、炼字醒豁,结构严谨。谜面用两句五言,炼字醒豁明白,读来琅琅上口,不粘不滞。结构上前后对照,首尾呼应,圆转如弹丸,实得作文之妙法。

 

 

“细观初以指画肚,欲读嗟如箝在口”(鲁迅篇目)辩“文人无行”

石狮 薛道达

石鼓文是唐代在陕西凤翔发现的我国最早的石刻文字,世称“石刻之祖”。因为文字是刻在十个鼓形的石头上,故称“石鼓文”。内容介绍秦国国君游猎的10首四言诗,亦称“猎碣”。唐代的韩愈和宋代的苏轼都作过同名为《石鼓歌》的诗章,感慨石鼓文的深奥难懂,本谜谜面就出自于苏轼的《石鼓歌》。

谜面的意思是说苏轼在辨识石鼓文的文字时,起初用手指在肚皮上描画,想读却好象嘴巴被夹子夹住了一样读不出来,生动形象地刻画了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苏轼对于深奥的石鼓文也是一筹莫展。

谜底《辩“文人无行”》是鲁迅先生著名的文章,在扣合时应顿读为“辩文/人无行”。“辩”通“辨”,辨别。“人”,这里指苏轼。“行”,能力、可以。谜底可解释为“辨认识别石鼓文字,我苏轼呀是不行的”。

本谜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成句作面,典雅工整。本谜撷取苏轼为人所熟知的《石鼓歌》诗句作面,面句浅显易懂,文意典雅庄重,扣合自然浑成,有工整之结构,无斧凿之余痕。二是顿读别解,颇具新意。谜底巧用顿读,别解通顺流畅,比之“驻足为认碑中字”、“未尝有识此古币者”等旧谜,已然翻出新意。加之成句挂面,扣合稳妥,自觉更胜旧谜一筹。

 

2:获奖即席命题创作谜作

但求奉献过一生(池店镇村名)仕春  蔡民强

“大鹏展翅恨天低”(晋江谜人)张志雄  薛道达

 

 

 
2007年10月7日

关闭本页